西安音乐学院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开放注册)
搜索
查看: 249|回复: 0

[其它] 第二百四十七回 福晋指婚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1-14 12:02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二百四十七回 福晋指婚
宁霜慌声澄清,“奴婢断然没有这样的念头,冬凌姐,您可不能把这罪名扣在我身上!”
妤瑛忽然觉得自己很悲哀,想她堂堂福晋,居然会被底下的丫鬟嫌弃,丫鬟都知道苏格格得宠,想另攀高枝呢!
苦笑一声,妤瑛道:“既然你想去画棠阁,那我就成全你,将你指给云松,往后你去画棠阁侍奉苏格格吧!”
乍闻此言,宁霜心下暗喜,还以为是自个儿听错了,福晋居然要让她嫁给云松?这虽是喜事,可她不能表现出来,以免福晋认为她有二心,于是宁霜哭啼啼的表态,
“福晋,奴婢绝无此意啊!奴婢是喜欢云松,可奴婢只想待在福晋身边,不想离开。”
“你的心已经不在岚昭院了,我留你何用?既然你说云松欺负了你,那你就嫁给他吧!”
妤瑛不在乎真相,她只想尽快将这丫头给送走。
福晋执意如此,宁霜也就不再推辞,含泪起身,依依不舍的告退。
待人走后,冬凌忍不住道了句,“福晋,这样安排,苏格格可能不会依从。”
妤瑛晓得自个儿应该怎么做,直接赶走宁霜,这便是苏玉珊所期待的,可她为何要让苏玉珊如愿呢?想她一家主母,还得顾忌一个妾室的感受吗?
“苏玉珊相信常月的说辞,我相信宁霜的说辞,何错之有?再者说,常月是画棠阁的人,她的证词不足为信,除非有第三人证实这件事,否则谁也不能证明云松是清白。
总之这事儿不能认,宁霜不认,有些人可能会说闲话,但大部分人都会认为云松有问题。一旦她认了,旁人便会认定她不知羞耻,她是我从娘家带来的丫头,到时不止她丢脸,连咱们岚昭院,甚至富察家都会跟着被耻笑。”
福晋的考量是没错,但冬凌还是有所顾虑,“可奴婢担心苏格格又会吹枕边风,四爷为哄她,很可能会管此事。”
对此妤瑛已然麻木,“我再怎么迎合他又有何用?他终究不可能在乎我,既如此,我也不想再去管他怎么看我。我给自己院里的丫鬟指婚,他没理由拦阻。你且提点宁霜,定要一口咬定自己的说辞,万不可改口。”
当消息传至画棠阁时,苏玉珊面露诧色。
此事证据确凿,按理来说,福晋即使不将人赶走,也该严惩才是,可福晋的处理方式却令苏玉珊颇为诧异,
“宁霜使手段诬陷云松,福晋居然不罚她,还将宁霜指给云松?这是什么道理?”
云芳猜测道:“莫非福晋是打算把宁霜安插到您身边,监视您的一举一动?”
“如若宁霜谋划成功,无人替云松作证,那福晋可以顺势为他二人指婚。可宁霜已然败露,错在她,云松并未碰她,福晋凭什么指婚?”
苏玉珊明知此事的来龙去脉,又怎会让云松受委屈?
她坚决不同意这池州市治疗银屑病复发率低的医院婚事,云芳灵眸一转,忽然想到了某件事,“其实同意也无妨……”
云芳在她耳畔低语了几句,苏玉珊瞬时会意,震惊的同时,她忍俊不禁,“这样会不会太缺德了呀?”
“这是最好的法子,咱们顺水推舟试一试嘛!指不定会有意外收获呢?”
思来想去,苏玉珊决定依照云芳的提议,尝试一番。
夕阳落山,晚星映空,就寝之际,苏玉珊与弘历说起此事,弘历大为震惊,“陷害旁人之人还能如愿?福晋这处事方式未免太过敷衍!”
“福晋的意思是,常月也可能是在替云松撒谎,现在没有其他人能证明这件事,而云松饮酒是真,大多男人都会酒后胡来,所以她要求云松对宁霜负责。”
“我本以为崔嬷嬷之事过后她能自我反省,未料她还是这般糊涂,一味的维护自己的下人,她真是没救了!”弘历打算明日去质问福晋,却被苏玉珊给制止,
“哎---这事儿你莫插手,福晋要指婚那便由着她,我跟你说这些是希望你能配合,撒手不管。”
弘历疑惑抬眉,“此话何意?难道你打算让云松娶宁霜?你害怕福晋,不敢与她对抗?此等小事,你无需顾虑,我可以帮你解决。”
摇了摇头,苏玉珊神秘一笑,“其实我是有别的打算。”
“什么打算?告诉我,你到底在谋划些什么?”弘历追问缘由,她却不肯说,只道等成功之后再告诉他。
弘历哪能依她?顺势探至锦被中,覆上那朵雪域白莲,轻揉了一把,惹得苏玉珊娇呼出声,
“说话归说话,你怎的又使坏?”
“你若不说,我还能更坏!”说话间,弘历的另一只手又继续滑动着,苏玉珊赶忙拽住他的手,撒起了娇,
“还没成功,万一失败了呢?你且等一天,明儿个就有结果了。”
“一刻都等不了,看来你很期待我欺负你。”弘历的气息在她耳侧漫洒,不仅言语暗示,那双手更是闲不住,拂花探林,肆无忌惮,
“昨夜回来的晚了些,瞧你睡得熟,不忍打搅你,便饶了你,今晚合该补回来才是。”
只要他想,总有说辞。嗔他一眼,苏玉珊面颊酡红,娇声澄清道:“我才没期待,你这分明是威胁。”
弘历也不否认,大大方方的承认,“便是威胁,你又奈我何?”
他连哄带吓的让她说实话,苏玉珊却不信他,“即便我说了你也不会放过我,那我又何必坦白?”
被戳中的弘历唇角微勾,“你倒是很了解我。”
想了想,他又换了个条件,“说了一回,不说两回,你自个儿看着办。”
起初苏玉珊还想着,两回就两回,坚持一下也就熬过去了,然而被他折腾一回过后,她便累得瘫在帐中,一动也不想动。
后来当他恢复过来,说要第二回时,苏玉珊困乏不已,已然睁不开眼,软声求饶,
“好嘛好嘛!我说便是。”
最终苏玉珊扛不住,老实交代了她和云芳的计划。
弘历听罢笑嗤了声,“你们可真会使坏,也罢,既然你有此意,我就不管了,随你折腾便是。”
几人串通好之后,苏玉珊这才放了心,决定按计划行事。
次日一早,常月出门去往浣洗院,云松瞧她拎了一篮子衣物,也就没打搅她,待她归来时,他才将她唤住,凝向她的眸子温声道:
“昨日之事,多谢你帮我澄清。”
常月无谓笑笑,“小事一桩,不必客气。”
看她要走,云松又道:“其实我是想知道,你怎会知晓屋内发生之事?你……去找我了?”
她说是宁霜自个儿解的扣子,那她当时应该就在门外,可她那时分明去后厨了啊!且她临走之前还赌气说不再管他,后来又怎会出现在他门外?
实则常月是担心云松的状况,这才拐了弯,但她不便明言,眸光微闪的她顿了片刻才道:
“我没去找你,回来之时瞧见了她,只因她是岚昭院的人,我担心她有坏心思,这才跟了过去。”
好吧!他还以为她是在关心他呢!纵有失望,云松还是笑面以待,满怀期待的问了句,“对了,那个礼物,你喜欢吗?”
常月如实道:“我没拆,礼物我不能收,我已经把盒子拿至府中,就放在我屋里,等没人的时候我会还给你的。”
担心她归还,云松立马表态,“那是以朋友的名义送的,你不必有压力,难道我连做你的朋友的资格都没有?”
常月正待答话,却见云芳从屋里出来,说是苏格格唤云松进去,有事跟他说宿州哪里可以看好银屑病呢。
云松随即进了院子,苏玉珊将福晋的打算告知于他,云松闻言,登时傻了眼,
“让卑职娶宁霜?凭什么?我并未碰过她,是她自个儿耍的手段,这事儿格格您是知道的。”
苏玉珊无奈轻叹,“我信你,可是福晋不信。她听信宁霜之言,认定你欺负了宁霜,让你对宁霜负责,我也没法子啊!”
彼时常月也在场,一听这话,心头微紧,忍不住道了句,“福晋颠倒黑白,咱们四爷可是明事理的,要不格格请四爷做主吧?”
就在她会提弘历,是以苏玉珊才会提前与弘历串通,“昨夜我已与四爷提过,但四爷说了,宁霜是福晋带来的丫鬟,他不便做主,毕竟她是福晋,他总该给她留些颜面。
我也晓得云松是被冤枉的,但却无能为力啊!要不云松你就受些委屈,娶了宁霜?”
云松峰眉紧皱,正色拱手道:“卑职对宁霜并无一丝情意,不愿娶宁霜为妻,还请苏格格见谅。”
苏玉珊刻意提醒道:“此乃福晋指婚,你若违背福晋之意,怕是连侍卫都做不了,你得为自个儿的前程着想啊!”
云芳适时道了句,“你为何坚持不肯娶宁霜?难不成你有心上人?”
“我……”云松看了一眼身边人,欲言又止。
常月的余光感受到他的目光,紧张的不敢看他,紧捏着自个儿的手指装糊涂。
苏玉珊轻声哀叹道:“我地位不高,不敢跟福晋抗衡,明着拒绝肯定是行不通的,除非……”
这一声转折,使得云松眸光顿亮,“除非怎样?”
“除非你已有婚约,便可借此搪塞福晋,但是你还没定亲呢!这短时间内,如何找到愿意与你缔结婚约之人?”
说话间,苏玉珊的目光落在了常月身上,常月心虚,当即移开了视线,不敢与主子对视。
云芳顺水推舟,好心提议,“这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吗?常月就很合适啊!要不你帮帮云松,与他定亲吧?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(开放注册)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访问本页请
扫描左边二维码
         本网站声明
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,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!
站长电话:0898-66661599    站长联系QQ:7123767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站长微信:7123767
请扫描右边二维码
www.jtche.com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( 琼ICP备10001196号-2 )

GMT+8, 2022-1-25 07:22 , Processed in 0.069126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

© 2001-2020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校园招聘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