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音乐学院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开放注册)
搜索
查看: 745|回复: 0

[其它] 独生子女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1-14 12:08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独生子女
不知是因为她们的声音太大,还是三个女人抱成一团太扎眼,这时忽然有个护士神色淡定地走过来,轻声问她们为什么要哭。薛琴琴一看到她立马如看到救命稻草,忽地一下冲了过去,抓着护士的衣袖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:“医生,请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妈!”
薛宇芳刚要附和,就听护士十分平静地说:“你妈妈没什在北京看牛皮癣哪里好么事,如果真要有紧急情况早被送进抢救室了。”
薛琴琴吃了一惊,“啊?那我妈现在……我们能进去看看么?”
护士说:“应该马上就出来了。”
正说话间,薛宇琳已经被推了出来,她坐着轮椅车,右腿上缠着绷带,脸色看上去略有些苍白。薛琴琴几个连忙上前,医生将情况大致说了,又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后就要走,这时只听程乾忽然说:“医生,麻烦你再给我妈妈看一下。”
众人都疑惑地朝这边看,程丽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不用不用,我回去贴个膏药就好了。”
“妈,既然在医院了,就请医生看看呗。”程乾边说边扶着母亲往前走,哪想程丽娜刚走一步,就“哎哟”了一声,表情看上去相当痛苦。
众人这才发现原来程丽娜的腿也伤了,忙又劝她快给医生看看,程丽娜见拗不过,只好依言。哪想她按照医生的指示走了两步后,竟也被医生请进了诊疗室,过了一会儿,她也被推了出来,医生说是脚部肌腱受伤,需要静养。
一时间一家多了两位伤员,大家都乱了套,好在程乾足够稳健,立即说把丈母娘薛宇琳接过来一起住,并且主动承担了照顾两位老人的工作。程丽娜虽当时没说什么,但在回去时沉默了一路,到了家终于忍不住嘀咕了起来。
程丽娜先是背着众人把儿子拉到一旁,大概是没谈拢,到了饭点,她干脆闷在房里说不饿。薛宇芳去请,她也不给面子,薛宇琳去也一样。程丽三门峡银屑病那个医院治疗效果好娜不来,谁也没兴致动筷子,薛宇芳母女本来就心中有愧,这下更是坐不住了,便说先走。
哪想这时却听一声高似一声的呜呜声从程丽娜的房间里传了出来,大家的脸上都挂不住了,都朝程乾看,程乾闷坐了片刻,终于还是离了席。哪想他刚进屋没多久,就传来刻意压低了声音的争吵声,众人面面相觑,可没一个人想进去劝一句。
没过多久,程乾就出来了,不好意思地跟大家解释了几句,就说先吃,众人的心里都跟明镜似的,但也不好多问。因此一顿饭吃得相当沉默又尴尬。
薛宇芳母女自不必说,就是薛琴琴和薛宇琳的脸色也不太好,终于就在快要吃完的时候,薛琴琴还是忍不住爆发了。她把筷子猛地往碗上一搭,坐在她对面的程乾立即坐直了腰板,极为熟稔地做出毕恭毕敬状,吴徽钰等几个也立即警觉起来。
哪想她眉头一凛,却是冲自己的妈薛宇琳开腔:“妈,下次上下楼梯能不能看着点路啊!再说不是有电梯吗?干吗还要走楼梯?”
薛宇琳没料到女儿朝自己开火,顿时紧张起来,“不……那个电梯不是坏了吗?”
薛琴琴立即说:“那人家怎么没摔?偏偏是你摔了?”
“我……”薛宇琳一时语塞,竟瑟缩起来。
吴徽钰见状,忙从中调和:“这谁能保证嘛,也不能怪小姨啊!下次注意点就好了呗!妈,你以后也注意点啊!”
吴徽钰说着,忙朝老妈使了个眼色,薛宇芳忙应道:“是是!琴琴啊,我和你妈都年纪大了,时不时有个小病小痛的也不奇怪嘛,你就多担待点哈!”
薛琴琴的脸色还是不好,“就是因为这样,所以大姨,我给我妈不知买了多少保养品,钙片、奶粉、蛋白粉什么的都给备着呢,可是她都给锁柜子里!妈,你是不是真要我离婚搬回家去监督着你啊?!”
“嘿!你这孩子!”薛宇琳急了。
薛琴琴眼皮一翻,气鼓鼓地说:“反正我觉得你就是这意思!”
众人当下都朝程乾看去,程乾果然脸色微变,可他愣是强咬着牙一句话也不说。
薛琴琴不知是有意激怒程乾还是出自无心,接下来又说了很多没头没脑的话,终于叫程乾坐不住了。然而程乾刚要走,就被薛琴琴叫住了,薛琴琴阴阳怪气地问他:“老程,你妈是不是不同意你照顾我妈?”
程乾微皱着眉头,说没有,哪想薛琴琴旋即就爆发了,“怎么没有?她的想法全写脸上了!我问你,你怎么想的?”
“什么怎样想?”程乾已略有些烦躁了。
薛琴琴比他更烦躁似的,忽然手一抬,不咸不淡地说:“行了,我也不要你说了,不重要了。我们分了吧!”
“琴琴!”薛宇琳、薛宇芳母女几乎同时惊呼道。
不仅如此,只见程丽娜忽然开了门,也一瘸一拐地冲了过来,她也不知道打哪儿摸了一本厚书,照着程乾的头就砸了下去。边砸边骂:“我打醒你这个榆木脑袋!我那么辛苦生下你有什么用?我看你做人不行,还不如去做猪!你哑巴了?不会说两句好听的哄哄你老婆?”
众人都被这场面吓到了,薛琴琴更是一改刚刚的盛气凌人,立即抱住了程乾,程乾也回抱住她,并且顺手一带,又把她护在了自己的身后。
程丽娜看来是真生气了,下手一点儿也不含糊,程乾的右眼角偏上方立马红肿起来,把薛琴琴心疼得要命,立即就要去找药箱。哪想她还没踏出一步,就被程乾抱住了,程乾把头往她的肩上一放,轻声问她:“明明这么关心我,还要和我离婚,你是不是太心口不一了?”
薛琴琴脸一红,要挣脱掉他,程乾却抱得更紧了,待确定她已完全软乎,这才松了手。
众人见状,都松了口气,这时程丽娜忽然说:“琴琴啊,既然我们是一家人,那就不分姓程还是姓薛,我怎么会不让程乾照顾你妈妈呢?”
“是啊是啊!琴琴,还不快跟你婆婆道歉!”薛宇琳连忙应和。
薛琴琴的脸更加红了,张了张嘴巴,道歉的话终于还是说不出口。这时程丽娜又说:“不用道歉,我又不会真的跟他们小辈计较。要说道歉,亲家,其实该道歉的是我才对!我之前太急于求成了,强迫琴琴喝了许多药和浓汤,这样做很自私的。而且说到底是我们程家耽误了琴琴,我们太穷了,让琴琴跟着受苦了!”
程丽娜说到这里不禁更咽,薛宇琳忙说:“亲家,我们都是一家人,这些话就不要再说了,再说穷又扎不下根,他们小俩口只要能吃苦,好日子很快就能过上啦!我看如今最要紧的就是照顾好咱们自己,我们好他们才能放心大胆地往前冲啊!”
程丽娜抹了把眼泪,连声点头。在场的人无一不为之动容,吴徽钰更是唏嘘不已。过了会儿,薛琴琴主动告知自己并未怀孕,看得出来程丽娜很失望,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,不过她很快就自我安慰道:“没关系,妈现在不催你们,顺其自然。”
薛琴琴心生感动,主动说:“程妈,我以后一定好好吃药,什么偏方我都试,你放心,我一定为老程家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!”
薛宇芳就势将偏方一事说了出来,果然程丽娜的眼里立马又有了光彩。接下来,几位长辈就偏方一事展开了激烈的讨论,薛琴琴和吴徽钰则退到了二楼的露台上,程乾则被薛琴琴支使着去切水果。
程乾一走,薛琴琴就叹了口气,颇无奈地说:“不知道老天要跟我开多久的玩笑,赐给我这么好的婆婆和老公,却又不赐给我一个孩子,这不是为难我吗?”
吴徽钰白了她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知道你还闹?万一刚刚程乾真同意离婚,我看你到哪儿后悔去!”
薛琴琴欲哭无泪,“姐,我那是叫我妈给气坏了!你说本来我这边就一大摊事,她那边还不让我省心,好不容易找个对象吧,还人品不好,你说我们母女俩是不是点背啊?”
“你就别纠结了,小姨也五十多了,再说人都有不小心的时候嘛!”吴徽钰劝道。
“什么不小心啊,那楼上阿婆都七十了,怎么人家每天都精神抖擞的?自从她与那个谁分了后,就又恢复成以前那样了,吃饭点外卖,下楼也就是扔个垃圾,比年轻人还宅!偶尔追剧入迷,半夜也能打电话给我吐槽!老姐,我觉得我们独生子女真挺悲哀,偏偏我这还没爸,干脆累死我得了!”
吴徽钰对此深有体会,可是那能怎么办呢?他们如今正当而立之年,正是乌鸦反哺之时,再累也只能咬牙前行。
她把道理跟薛琴琴说了,可薛琴琴更加提不起劲了,有气无力地说:“老姐,我觉得生活挺没劲的,都说三十而立,可我们现在不仅没车没房,还寄居在别人家,这叫‘立’?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(开放注册)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访问本页请
扫描左边二维码
         本网站声明
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,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!
站长电话:0898-66661599    站长联系QQ:7123767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站长微信:7123767
请扫描右边二维码
www.jtche.com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( 琼ICP备10001196号-2 )

GMT+8, 2022-1-25 06:58 , Processed in 0.076381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

© 2001-2020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校园招聘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